【唯美古风】这后宫的琉璃瓦朱红帐冷得彻骨

2017-12-08阅读
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71208/5cb6a9d101114f33a0e7fc5d3a0107d3.jpeg

“挽姐姐,我娶你!”

若说五年前他说这话时,她权且能摸摸他的头说,“你还小。”

可现在,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不受父亲疼爱,在未央宫饥一顿饱一顿的弃子,而成了万民之主,她还能怎么反驳?

他说,挽姐姐,我喜欢你。

他说,挽姐姐,我必不负你。

他在大婚之夜说下这些,他赐她世间女子最贵重的荣耀,他说着对她的承诺,却眼见来的日子一天天的减少。

她不怪他,她只求在他身边,为他分忧。她对他的妃子强颜欢笑,她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让他分心,她要亲自为他挑选选秀的女子。纵然这苦楚如万箭穿心。

这后宫的琉璃瓦朱红帐冷得彻骨,她觉着,她的时候也要尽了。

她最后见他那面什么也没说,只是怔怔地盯着他,好像要把他的样子刻进骨血里。

其实她多少次想告诉他,她不要这皇后之位,她想回到十五岁,那时她还只是个小宫女,他会扑进她怀里,叫她“挽姐姐。”

我多想拥抱你,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海北,可惜你我之间人来人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