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唯美古风】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不窈窕的淑女,君子一样好逑

2018-08-08阅读
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80808/b56589e27a6c4a768614b5f8f04f0349.jpeg

若问江湖侠女们,最想嫁的男人是谁。十个里有十一个都羞答答道:“濮阳陈家五公子,陈雎。”

若问江湖侠客们,最不愿娶的女人是谁。十个里有十五个都草容失色:“天水姜家十二姑娘,姜关月。”

陈雎是江湖君子的代名词。武功排江湖新秀榜第三,容貌俊雅,彬彬斯文,将一群胡子拉碴的江湖糙汉比得自惭形愧。

姜关月是母老虎的别称。侠女嘛,会点武功会撒娇就行了,毕竟打打杀杀的事交给男人就行 了。她倒好,女人的事全不会,男人的事抢过来。血洗匪寨,活捉强盗干得极其顺手。

江湖上的老人无不摇头。小时候的陈雎比猴子还调皮,姜关月比公主还秀气,怎么长大了就调了个个儿?

自从四年前,姜关月的夫家找借口退了婚,姜家上下为十二姑娘的婚事愁白了头。姜关月不以为意,放言道:“要我嫁人,打败我再说。”

结果,全江湖狠狠跌破眼睛,陈雎竟然打败了姜关月,并且双手奉上聘礼。

“十日之后,陈某当十里红妆,迎娶十二姑娘。”陈雎温和地丢出一句话,走了,留下一脸懵逼的陈家族长。族长身上还捆着绳子,显然是被暴力请来的。

姜关月亦是诧异,自己竟然只能在他手底过十来招。明明上次比试,他还是个纨绔小子……

多少江湖女儿伤透了心,又有多少江湖汉子放下了心。无论如何,婚礼照常举行,恭贺声四面八方飞来,齐齐恭喜郎貌女才天作之合。

喜堂里只剩了新郎新娘,喜堂外偷听的人不计其数,从近到远,功夫由低到高。哪知,两位新人一句话也没说,喜烛便熄灭了。

有人说,是姜关月手握了陈雎的秘密,逼迫陈雎娶自己。这种说法赢得了绝大多数侠女的赞同。

有人说,陈雎看上了姜家的钱财,想从内部攻克姜家——姜家族长听了这话,再看看烛光下难看的帐簿,自言自语道:“金子,哪里有金子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就连姜关月也稀里糊涂:“陈雎你疯了吧?苦练剑术,就是为了打赢我?”

问这话时,陈雎正在为姜关月画眉,螺青眉黛,少妇俏丽的脸增辉不少。

“乖,别动。”

姜关月想伸手摸剑,陈雎快手一把按住。

“陈雎你!”

“娘子,你必须唤我官人。”陈雎微笑,“以后,有我在,谁也不会欺负你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姜关月心头一跳。

陈雎温柔的笑笑,携起她的手:“娘子,走吧,长辈还等着我们。”

姜关月忽地耳根一热,心如鹿撞。与陈雎并肩走入祠堂。那模样,谁人不称赞一句天作之合的璧人。

陈雎微微笑着,忽地想起六岁那年。顽皮的自己,被另一群江湖世家子弟联手欺负,推入枯井,是个子小巧的姜关月费尽力气救了他,她自己的额角却擦伤一块,备受嘲笑。姜关月由此勤练武艺,却忘了曾经被她救过性命的自己。

也好,日后,便是我来保护你了。

陈雎想着,更加温柔地握住妻子的手。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不窈窕的淑女,君子一样好逑。

Powered by 搜狐快站